边沁_Be

视奸用大概

记一次突如其来的狼人杀02

魔王无需论是非:

本轮和上轮的人选和抽签其实都是 @僵尸心窍 和我一起确定的,尤其这一轮有不少梗也是。上次忘了艾特这次先补上_(:зゝ∠)_


但是这个人说她不写,这就是坏文明了,希望大家鞭打她(。)


照例有双贞德与伯爵天草,凯尔特系枪师徒与印度兄弟出现,依旧OOC和EG向


双master 的设定也是因为僵尸大大说,比起我开始想象的两个迦勒底同时进行历史总是那么相似的狼人杀,更想看双咕哒互动。


咕哒子的名字取了藤丸立夏,也就是发音与咕哒君完全相同,只是中文上给予区分。


以上ok的话


 






1


由于乌鲁克组和亚瑟父子的退出,需要新的成员加入。


卫宫本来很想去追伊斯塔,但是被对方狠狠吐槽了一通,并且勒令不能跟上。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有红色弓兵在场的时候,女神的人格占了完全的上峰呢……”


“我觉得只是凛想借机骂这个家伙一顿罢了。”


2


路过的斯卡哈对这个游戏也表现出了相当的兴趣,并表示“包在我身上了吧!”然后离开了。


3


随后两位印度史诗中的大英雄也被邀请了。


前者几乎从来没有拒绝或御主的任何请求,后者大概是因为听到了“杀”和“对决”这样的关键词吧。


4


为什么能路过这么多英灵呢?


当然是因为桌游室就在厨房附近,地理位置极其便利呀。


5


“师匠的人缘原来这么好啊……”藤丸立香说。


“怎么想也就是凯尔特那一系的了吧。”立夏回应着。


几分钟之后影之国的女王左拖右拽地回来了。


不仅都是凯尔特,而且都是库丘林。


6


天草四郎的下场要求被拒绝了。


“这不就是个现成的神父吗,还是位ruler。”岩窟王突然开口道,“想必十分适合当上帝的代言人吧。”


全票通过。


搞事情的人就不应该跟新手一起玩游戏。


7


重新抽签拿到牌之后,新的一局正式开始了。


“夜幕降临了这座小村庄,在所有人都沉沉睡去之后,背负诅咒的可怜兽人睁开了双眼。”


“……能说人话吗上帝。”


“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8


“他们在死寂的村庄里游弋,寻找着猎食的对象……现在他们路过了avenger的房屋……他们走过去了。”


“——某种不同寻常的气味吸引了他们,四个狼人忽然间都抬起了头,默契地朝着某一个方向无声地集中……”


“当这场残忍又悲伤的酷刑结束之后不久,预言家忽然起身。他心有所感,对着月光开始祷告……他看到了一个村民的身影。”


“我真是快受不了了,”alter小姐的极度不耐烦的声音突然传来,“master,能不能给他一个令咒。”


“天草先生,”少女温柔又坚决的声音终于响起,“我觉得贞德alter的提议十分有建设性。”


接下来的流程终于恢复了正常。


9


第二天是平安夜。


“真是的,为什么我就没有这样的运气……”立香在一旁抱怨。


10


鉴于没有人自爆身份,只能进入了归票环节。


迦尔纳以大票数被票出。


“可是,我不明白……”


“你的表情真是太好懂了啊。”连贞德都忍不住吐槽了,“迦尔纳先生与其说是忠义无双,倒不如说是耿直无双呢。”


11


第二天的夜晚又来到了。


在说完狼人请杀人之后,有一段稍微过长的时间上帝没有再说话。


然后少年愉悦的、清亮的嗓音再次传出:“如果举棋不定的话,不如杀了avenger如何?”


“……喂!”岩窟王低低的声音响起。


12


“天亮了。”神父神色如常地说,但他的双手交叠着垫在下巴下,眉梢上挑,显示出一种克制后的平静。


“村庄里最富庶的公爵先生被发现死在他的家中。啊啊,可怜的爱德蒙,狼人的利齿刺穿了他的喉咙,他连惨叫都没有能够发出,就这样在无人知道的时刻静静死去了。”


“愿上帝保佑他。”


13


“……这也行?”目睹全程的藤丸立香惊呆了。


“……还是来归票吧,”立夏抹了一把脸,“ruler先生,下不为例——好吧我觉得也没有例让你违了。”


“哎呀,不过是游戏嘛。”天草四郎笑着说。


14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龙之魔女放肆地笑了,“你们以为这个家伙不上场就不会出乱子了吗?实在是天真!看看他想方设法干扰游戏的样子,ruler,哈!”


“如果不能推理出狼人,不如杀了我吧,反正我也没什么用了。”阿周那突然幽幽地说。


15


事实上在迦尔纳被票死之后,阿周那就感觉自己的目标已经失去了。


“连在游戏桌上,都不能有我们二人的正面对决吗……”


他的全身都散发出一股我这猎人反正没用了不如票死我让我随便带走一个吧的颓唐的好人的气息。


16


结果笑得最开心的黑贞小姐被村民残忍地杀掉了。


“这样的笑声,也算是暴民的一种了吧,”立夏慢条斯理地总结,“卫宫士郎,就算她不是狼,你也没必要再说什么了,反正我们人还多。”


“我说立夏……你这样真的很像幕后boss啊。”


17


刚才卫宫又一次试图展开分析,结果被alter恨恨地用七个字堵住了下文。


“闭嘴吧卫宫士郎。”


库丘林(lancer)和库丘林(caster)都在一旁大笑起来。


18


由于黑贞没有留下遗言,第三天晚上继续。


或许是因为针(tiao)对(qing)的对象也已经不在场,神父的效率变高了很多。


“caster库丘林先生死了。”他平静地宣布。


19


“我是预言家。”lancer库丘林开口说道,“师父是好人,master是狼。”


“不,我才是预言家。”藤丸立夏稳稳地开口,“我验过迦尔纳,因为他是狼所以第一轮归票到他身上;第二轮验了阿周那,他确实是好人。”


“这真是不明智啊。”斯卡哈突然开口,“我是那个……对,女巫,第一轮我这愚蠢的弟子被杀了,于是我救了他——听说你们上一局有狼人开场自杀了?不过我觉得这不是我这个弟子能够干得出来的事情。”


20


这个说法被通过了。且不论智商,如果游戏里面都要自杀,库丘林的心理承受能力也太强悍了。


“那么,村民们经过讨论,终于把少女送上了绞架——这样的选择是否正确呢?这样互相残杀的惨剧,又要持续到何时呢?”


“夜幕再一次降临了。”


21


“第四个白天降临的时候,村民们发现了三具尸体。”少年神父做了个祷告的手势,“斯卡哈小姐横死家中,而不远处的房屋里,发现了ar……卫宫士郎和lancer库丘林的尸体。”


“你们真是够了……”卫宫无奈地说。


“也就是说,这里面有一对情侣,”罗宾汉若有所思,“我本来以为会连master和玛修小姐呢。”


“情侣应该是我的弟子和那位卫宫士郎,”斯卡哈说,“我是女巫,得知今晚将要被杀死的时候毒死了他。”


“真是干脆呢……”贞德赞赏道,“您的风格真是让人敬佩。”


22


“我是丘比特,”片刻之后玛修开口说,“对不起,我连上两位只是因为刚好指起来特别方便……”


确实,少女的位置与二人呈三角形。


“……喂,小姑娘,”这回库丘林也无奈了,“我们应该都说过吧,别把我们放一起。”


“对不起。”玛修认真地说。


23


“那么剩余人员是我,玛修小姐,阿周那和贞德小姐。”罗宾汉很靠谱地总结到,“唉唉,真是麻烦啊……怎么又是这种情况。”


“也就是说,狼人只剩一个了呀,千万要谨慎。”法兰西的圣女微笑着说。


阿周那还是没有参与发言。


24


“如果情报正确的话,迦尔纳先生与master一定就是狼了。第三轮的时候斯卡哈小姐被杀而预言家平安无事,而且预言家与人是情侣——也就是说,情侣是狼了吧。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第二轮的时候狼人会起内讧,一定是因为卫宫想要阻止其他几位继续杀掉库丘林。”


“您真是厉害啊。”贞德说。


“唉,这种麻烦的事情实在是不大适合我,”罗宾汉伸了个懒腰,“只是上一轮多少心有不甘吧。”


25


“那么,我比较怀疑贞德小姐。”玛修说。


“阿拉,真是巧呢,”贞德笑着说,“我也恰巧怀疑您。


“要说理由的话,大概就是丘比特应该是另一个我吧。


“她表现得很明显哦?”


……哪里明显了啊!


26


“总之,我认为我的推理没错。这是从主那里得到的启示——丘比特不是你。”


“那个女人明明是跟我们一样的直觉流吧……”库丘林(lancer)在旁边小声地说,“再说了,都说是启示了还算哪门子的推理啊。”


27


“我觉得有道理。”罗宾汉突然说。


28


“如果贞德alter是真正的丘比特,那么一切才好解释了:上一局她被卫宫给连了起来,这一局如果拿到丘比特,一定会报复——所以把他最不想一队的人连在了一起。所以卫宫才会想替她开脱,因为如果作为好人的丘比特死了,她很可能会说出自己曾经把哪两个连在一起,这样的话,卫宫就会被自己的狼队友迅速解决的。”


29


“这个逻辑也有问题。”阿周那说,“卫宫怎么会知道她是丘比特,从而替她开脱?”


30


“所以说,这种事只有那个孩子才能做出来嘛,”贞德宽宏大量地笑着,完全不顾背后的alter在听到这个称呼之后暴怒的样子,“这不就是最明显的证据吗?”


“啊啊,其实要是我在场的话,也一定会有这样的趣味哦?”天草四郎说。


“麻烦您闭嘴哦,言峰士郎。”


“……”


“我们继续吧,两位archer。”


“……您刚刚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称呼啊?”卫宫颤抖着问。


31


“如果在我们在场的人以及alter小姐当中选一个丘比特,确实只有alter小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罗宾汉继续说,“我这样的人,肯定是会射中master和玛修啦,毕竟两个可爱的女孩子成为恋人会更符合我的审美观。


“阿周那是猎人几乎已经可以肯定了,如果是贞德小姐,应该还是会跟上一轮一样——玛修你的话,平时那么乖,怎么可能仅仅因为顺手就连上了两个关系不好的英灵呢?”


32


归票结果是玛修获得了三票。


“啊啊,本轮的获胜者是村民呢,恭喜恭喜。”天草四郎啪啪地鼓掌,“迦尔纳御主玛修与卫宫是狼,预言家是lancer库丘林,女巫是斯卡哈小姐,猎人是archer阿周那,丘比特是alter桑。贞德岩窟王罗宾汉和caster库丘林是平民哦。”


“玛修也已经超厉害了!”两位御主都凑上前来说到,“要不是这一次的丘比特也太恶趣味——”


“喂,我听到了,master!”


33


“我说师父,如果第一轮的时候被杀的是我,你会救吗。”库丘林(caster)问。


“不会。”(一秒)


“……?!”


“你的话,比那个家伙聪明一点啦,说不定就骗人呢。”


“喂师父……”lancer库丘林忍不住说到。


34


“我仿佛觉得我们上场并没有什么作用。”立香说。


“居然搞自杀什么的,连第一局都活不过的人请闭嘴吧。”


“……”


“我说master,”卫宫真诚地说道,“我们能不玩这个梗了吗?”


 




其实女巫在用掉解药之后不会被上帝告知死的是谁,但是框架写完了懒得改了,请大家当做是搞事boy天草的锅好了【ntm


如果大家喜欢,欢迎对出场人物提建议,可能还有下期和下下期,我是说在我写完论文之后【


附送一张可能带有剧透含义的耿直boy




评论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