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沁_Be

视奸用大概

【fgo】在房间(骨科无差)

tan α:

出乎意料+破釜沉舟地抽了骨科,黑贞绝对抽不起了,黑狗大概也没戏。希望有能抱大腿的大佬加好友啊!


短打。


咕哒第一人称。



1.


先来迦勒底的英灵是太阳之子迦尔纳。


“……”


迦尔纳进了房间,坐下第一句话就是沉默宣言:“言语,人真的可以通过那种东西交流吗?”


啊,那我还准备茶水干什么!


我想了想:“那么我就看看你好了。”


我用眼神传递出满腔仰慕之情。


“看什么?”


“脸。你的脸好看。”


“您应该更注重能力。不能太怠惰了。”结果十分意外,被他认真地训责了。


我就和他说,他的弟弟过几天应该也会被召唤到迦勒底,听说应当是相当顶尖的战斗力。如果有幸签订契约,再好不过。


“阿周那……”


迦尔纳似乎思忖了一番:“平心而论,他当然是非常优秀,非常卓越的光辉英雄。他会成为您的助力,您会需要他的。”


“希望如此。”


“而且,”迦尔纳又真诚地说,“我想Master一定会喜欢他。他长得很好看。”


我突然觉得我对他们的关系可能有不小的误解。




2.


天授的英雄阿周那来到了迦勒底。


他确实长得好看。


阿周那虽自诩孤僻,却似乎要比迦尔纳更加健谈。路过走廊,正巧遇到穿着透明睡衣出门找同僚聊天的斯卡哈时,表情也可以说是相当生动。


请他喝茶,谈到圣杯。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许愿永恒的孤独。”


我“噗嗤”笑了出来,赶紧低下头喝茶。


可以感觉到对面的灼灼视线。


想着是不是惹怒对方了,悄悄抬起眼睛,准备道歉时,却发现黑色的皮肤透出了一丝浅红。


“我可不是开玩笑。”他语气飘忽地宣布道。


这副样子非常可爱。


觉察空气尴尬,我赶紧提起别的话题:“对了,你还没见到迦尔纳吧?他今天去给你打升级素材了,还没有回来。”


“这——”他似乎下意识地打算怒而驳斥,最后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听说这里的阶职克制很明显,我作为弓阶被召唤而来,没有办法打枪兵素材,是吗?”


我点点头:“最好不要。”


他露出不满的神色。




3.


迦尔纳到房间找我,说有人把这个放在他的门口。


我打开盒子看,发现是许多八连双晶。


该不该告诉迦尔纳这是阿周那送给他的还礼?


迦尔纳似乎把我的沉默认为是不知晓,问起别的事情。


“我与阿周那的关系不算和睦,您感到困扰吗?”


不算和睦?


不算……和睦?


“坦诚一些会更好吧。”我模棱两可地回答。


两天以后,我看到他们在休息室里下沉默的西洋棋。


两个月以后,他们把更多的时间耗在了双方的房间里。比较多的时候是在阿周那的房间。阿周那比迦尔纳注重生活质量,他每次出征时,很愿意带些漂亮的物件回迦勒底当做装饰品。


我有幸进去过一次,看到了几乎所有的素材样本,被巧妙地摆在各个地方,特别是颇具印度风情的凤凰羽毛,多到能让亚马逊皇后流泪。他还自主扩建了浴室,使得它像印度半岛的雨林之泉那样丰沛绮丽。


——刹帝利王族长大的孩子就是不一样啊!




4.


过不多久,据闻荆轲靠着Assassin的真·气息遮断,获得了一手“资料”,童谣看了会脸红冒气的那种。


至于我的房间何时成了同好交流茶会举办场地——那都是后话了。








END.



评论

热度(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