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沁_Be

视奸用大概

【fgo】切肤之爱(印度骨科)

tan α:



骨科无差。


《摩诃婆罗多》,真TM虐!


这里提到的原作情节:天帝因陀罗变成一个婆罗门来向迦尔纳要求施舍身上天生就裹着的铠甲和耳环。迦尔纳为了实践武士的道德,慷慨地用刀把长在自己身上的神甲给割了下来送给因陀罗。看到迦尔纳鲜血淋漓的模样,天帝都不禁动容,赠予他神枪。(摘自豆瓣)



那时候,他还尚不知晓自己是他们的兄长,而他是他同母异父的弟弟。


那时候,打扮成婆罗门模样的天帝因陀罗向他讨要太阳神的盔甲。


那时候,他明明什么都未曾清晰所见。可是那时候,他明白因陀罗为什么会求取他的盔甲,他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用刀剥开血肉,献上金铠。


因陀罗求取的是阿周那的胜利。


——阿周那从来是天授的英雄。因陀罗之子,奎师那珍爱胜过一切的至宝。


而他,他不是把那副盔甲献给神,他不是把那副盔甲献给刹帝利武士的精神,他是把那副与生俱来的盔甲血淋淋地撕下,献给高傲而美丽的阿周那。


他能做什么?


他不能背叛封他为盎迦王的难敌王子,他纯洁高尚的灵魂不允许。他不想败于另一位英雄,他的尊严不允许。


可是他愿意,他愿意看到阿周那的胜利。


这份愿意与他对他的倾慕相宜,与他对他的怨怼相恶。


彼时的他是多么桀骜、多么绝望啊,他希望能杀死母亲珍爱的儿子阿周那,他又希望他能救赎自己与骨肉兄弟为敌的罪孽。


他最终狼狈而羞耻地死去。


他悲惨的一生熄灭了光辉。


他的伤痕是为宿命而生,为宿命而留。是为阿周那而生,为阿周那而留。


他对他的爱情,掀开层层缦纱后,跳动如太阳之火。只可惜恨也相同。




“我看到了……”


夜里,阿周那忽然说。


他眨了眨眼睛。


在微薄而柔和的迦勒底的黑暗中,可以看清身边之人侧脸的轮廓。迦尔纳看着阿周那。


“看到什么?”他轻声问。


依据人类固有的习惯,他们将御主就寝的时间视为黑夜而休憩。现在他清醒过来。


“我死前……”阿周那用低到缥缈,但平稳而沉静的声音说,“我死前看见了你。”


阿周那说的死,是非常遥远的时刻,是仅属于己身的、孤独而沉寂的时刻。


“我梦见生时的死。我跪在喜马拉雅坡地的荒原,双手合十祈祷,我看见太阳晃动,变成你的模样。是真正的你。不是惨死于战车旁,被我一箭射下头颅的你,不是深受诅咒、狼狈不堪的你,不是满身血污、荣光不再的你。你身上附有本被骗取了的太阳神的铠甲,带着金色的耳环——那是真正的你,光辉英武的苏利耶之子……”


阿周那很少说得这样多,这样袒露。


阿周那作为英灵现世于迦勒底,是他最为意气风发的时代。


彼时他与他的相争都还未染上相互羞辱的污尘,彼时他与他之间的憎恶和倾慕仅仅出于双方难分伯仲的卓越禀赋,而无关身份的悬殊、荣辱的诋毁。


此后世事无常,穷达成空。


而此时此刻,梦中的阿周那、讲述着死亡的阿周那,是历经过一切的老去的英雄,是失去了一切的朝圣之路上的神子。


“被吾人之口诅咒,被吾人之手毁灭……”


他的记忆回溯,他看到过去与未来,最后终结的刹那。


然后他回到此刻。


“……我在迦勒底见到你的时候,心中有难言的喜悦。因为你是那样美丽,与我死前所见的你一样明亮无尘,是永不坠落的太阳。你的铠甲与耳环没有被残酷的谋略夺走,你的眼里没有濒死的绝望与不堪。”


阿周那遥望着黑暗中的蜃景:“是的,那正是我一直……想要再次见到的你。”


阿周那的目光太过悲恸,太过遥远。


他伸出手,触碰到阿周那的手指。


于是阿周那忽然回到了真正的此处。他颤抖了一下,或许是年轻的他羞于自己的失态。他侧头转向迦尔纳,却又闭上眼睛。


他们的发梢轻轻触在一起。


迦尔纳握紧他的手。


“我看到你在荒原上,跪地祈祷,”他安静地说,阿周那的睫毛颤动了一下,“你的肉身即将死去,你的青春年华已经不再。可是你仍然美丽绝伦,你——阿周那,无人可比的美丽。彼方的我的执念在现世显形,接你前往虚无,借由灵魂摆渡的缝隙,再次与你相遇。多么的荣幸,多么的快乐。”


“请不要如此坦率妄言。”阿周那依然紧闭着眼睛。他的眉心微皱着。


迦尔纳沉默了一会儿。


他意识到他们相握的手,阿周那把他抓得那样紧。


他看着他,然后吻了吻他的眉梢,又吻了吻他的嘴唇。阿周那将头埋进他的怀里,额际抵在他胸口的宝石上。


“睡吧。”他轻声说。




迦尔纳做了故往的旧梦。


他梦到他们都还是少年。


他因低贱的种姓,被武者德罗那羞辱挖苦。他发誓要胜过大师的所有弟子,随即射箭直入靶心,使箭靶着火。霎时众人寂然,而年幼的王子同样拉弓射箭,掘出地下的隐泉,熄灭了靶心的火焰。


他看到他的第一眼,立即意识到他就是他的宿命。


后来他知晓他的真名——阿周那。


冷漠如冰,高傲如雪。光辉而灼热。


他与他的目光相触,锋利之物没入心脏,战车之轮割裂命运。


他生时犯了错,以为那是切肤之痛。


他明白过来时,已经为时过晚。


他最终在神祇的双目中预见自己的终焉,知道那是切肤之爱。










完.


简而言之,一个互夸的故事。感谢迦勒底给众英灵们互(en)诉(en)衷(ai)肠(ai)的机会!



评论

热度(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