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沁_Be

更图主场……微博神马的我放弃……

一次突如其来的迦勒底狼人杀

魔王无需论是非:

跟基友聊天的时候突然聊到了这个


老年人不会用lof如果有错等会儿我就删了再发()


可能并看不出来的cp有双贞德,伯爵天草,闪恩闪和弓凛


英灵性格会有自我理解,OOC必定,算是EG向吧图个乐子


以下正文








1


藤丸立香果然又在娱乐室找到了四位EX阶的英灵。


但是出乎意料的,今天的master并没有吐槽他们的不务正业。


“我教你们玩个新游戏吧。”年轻的御主说。


2


或许是来回的特异点修复锻炼出了他非凡的行动力。


当卫宫来送夜宵的时候被留了下来——同行的无貌之王,罗宾汉也是。


路过的本来去找狼王玩耍的恩奇都也被叫住了。


“不会玩没关系啊,”羁绊lv6的御主拍着胸脯说,“包教包会带你飞。”


3


恩奇都是个买一送一的划算买卖。


在玛修同时把一起在厨房帮忙做(吃)宵夜的骑士王阿尔托利亚也叫来之后的不久,吉尔伽美什也到了。


4


在玩游戏、喝酒、聊天打架缺人的时候,吉尔伽美什永远是最好的一个选择。


恩奇都没来之前,稍微花点交流技巧,英雄王就会说:“哼,区区杂种,给你们一个机会,好好膜拜本王的荣光吧!”


恩奇都到来之后,三个吉尔伽美什都化身精确到毫米的定位仪,一个千方百计地躲,一个想法设法地巧遇求抱抱,剩下那个傲娇了好一阵之后,变成了五分钟内不用叫也随便到的牛皮糖。


不愧是全勤王呢,AUO。


5


莫德雷德对于大半夜被叫来玩游戏本来十分期待,进门的一瞬间看到还在吃关东煮的父王,动作一僵就开始同手同脚。


伊斯塔凛看也没看某两个已经坐好的家伙,埋怨着archer怎么还不来给自己送水果,越过小莫也坐了下来。


6


虽然伽勒底有很多archer,但伊斯塔坚持这样喊的当然只有一个。


“什么嘛,”女神大人这样说,“金皮卡罗宾汉什么的,大家都听得懂的吧,至于archer不就是archer嘛。”


6


藤丸立香花了点功夫解释规则,并写在了纸上供大家参考。


狼人游戏,共设立4个狼人,8个村民、包括4个平民4个特殊职业,以及1个上帝。上帝负责主持游戏,狼人和村民对立,每晚会杀掉一个村民,而预言家可以查验一个人身份,女巫每一局有两瓶药,一瓶救人一瓶毒死人,均只能用一次。猎人在自己临死前可以开枪带走一个指定的人,而丘比特在第一个晚上会向两人射出爱的箭矢。白天的时间供所有人讨论,狼人的发言可能含有误导,村民最后需要投票选择杀死一个玩家,然后迎来下一个晚上,直到狼人全部死亡或者村民人数与狼人相同。前五名死亡的玩家拥有遗言。


被丘比特连上的两人性命相连,也就是共死同生,如果恰好连上了狼人和村民,则此二人即刻形成第三阵营,需要杀死全部狼人和村民才能结束。


7


因为御主承诺了会下场亲自带一局,所以比较熟悉规则的玛修担任了上帝。


“天黑请闭眼。”


8


天亮的时候玛修表情复杂地宣布了前辈的死亡。


“……你们是真的恨我啊。”沉默了一会儿,年轻的御主扶额说到。


9


“唔,第一轮的话没什么线索呢,真是麻烦……”


“那就随便好了!我投avenger一票。”


“哼。”


“天草先生真是爽快呢……那我也投avenger吧。”


“贞德小姐??”


“哼,一群无知的家伙……”(在某人到来之后,英雄王倒是没再用过杂种这种字眼)


“那我就投那个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的愚蠢女人吧。”


“恩奇都。”


这个时候恩奇都悄悄把上帝招过来问了一个问题。


 “狼人可能自杀吗?”他说。


10


“……可以哦,”玛修说,“还好你没有当着所有人的面问出来。”


“人类发明的游戏真是有意思,虽然规则很多,不过学习也不是太难的事。”恩奇都笑着说。


这个性别莫辨的美丽英灵笑起来非常好看。


11


结果正式投票的时候,除了EX组竟然全部弃权了。


“你们……”已经下场的藤丸立香目瞪口呆。


“嘛,玩得谨慎一点没什么不好。”罗宾汉说。


天草贞德投了伯爵,伯爵黑贞投了贞德,平票。


12


“算了算了,也怪我规则没有制定完善,直接进入下一轮吧。不准再弃票了!如果再有平票,之后进入再次辩论的环节,并且一定要选出一个人投票杀死哦。”


“那么,天黑请闭眼。”


13


“竟然是个平安夜。”


“狼人可以不杀人吗?”


“不能,”玛修十分认真地说,“只要狼人在场,必定每晚就会变身杀人狂魔。”


“玛修小姐您是不是太入戏了……”


“也就是说,女巫用了解药吧。”


“那么,果然还是请女巫小姐挑明身份吧。”


“……saber,万一抽到女巫的是男性怎么办啦。”


“那么,请抽到女巫的英灵挑明身份吧。”骑士王面不改色地坦然重复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有意思啊,saber。”


“女巫是我啦!”黑色的魔女愤怒地举起一只手,“昨晚被杀的是那个蠢女人!”


“……恕我直言,那你为什么要救呢。”天草四郎真诚地问到,年轻的神父身体微微前倾,眼神闪亮,任谁都能看出他的愉快——对他来说,这确实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一旁的avenger适时地爆发一阵大笑。


“住嘴住嘴住嘴!”恼羞成怒的某人说,“下一局我就把她亲手毒死!”


卫宫露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但是最终什么也没说。


14


“那么,如何锁定犯人呢。”莫德雷德问。她仿佛卯足了劲要证明点什么,从今晚进入这个房间起就显得相当认真与严肃。


“其实现在场上人这么多,随便死两个也无所谓呢……”


“住嘴,天草四郎。”


“哎呀,那不如就请ruler先生去死吧?”圣女微笑着说到,“毕竟您实在太能折腾了。”


“我也已经看出来了,”骑士王也正直地说到,“天草先生就是那种……不管拿到的是不是狼,都会格外自我的‘暴民’吧。我觉得这种角色对村民的胜利十分不便利。”


“哎呀哎呀,就算是发下宏愿拯救世界的我,在游戏里也不能稍微放肆一下吗?”


“完全没有要反驳的意思呢。”


“我有很认真的反驳哦?你看,村民一方还有没曝光的预言家和猎人,而狼人还完全没有暴露,万一我是预言家怎么办?”


“如果真是预言家,到这个时候了不该用反问的语气吧。”


“归票时间到了。”上帝说,“我倒数五秒,然后投票。”


15


天草四郎被票死了,临死之前留下了遗言。


“啊啊,我确实是狼没错啦,不过要说的话……那边的avenger也是哦?”


岩窟王微微抬起了头,他没被帽檐遮住的那边,眉毛高高地挑了起来。


16


第三天天亮后,上帝宣布了三个人的死亡。


“我觉得我们是过来看EX组的四人内斗……”罗宾汉目瞪口呆。


“确实,全部死光了呢。”阿尔托利亚也忍不住叹气。


三个人都没有说话。贞德的样子看起来最为愉快,而两位avenger的神色就不那么友好了。


“看来我必须承认了。我是丘比特,最开始连的人是——”


“英灵卫宫,住嘴!”


“——是两位贞德小姐。”


17


有一瞬间龙之魔女看起来很想烧穿眼前的红色archer,又像想要烧掉自己。


白色的圣女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么显然,avenger先生是被女巫贞德小姐给毒死的。”听到这个称呼,黑色的魔女又重重哼了一声。


“avenger怎么看都是被连累的……”


“现在游戏还剩8个人,而没有结束,那么狼应该至少死了一匹。”


“莫德雷德说得对,而且就各位的发言来看,狼是天草四郎的可能性非常大。他被处决的时候还同时污蔑了avenger。”


“你怎么就知道那是污蔑?”贞德alter嗤笑到,“女神都是不长脑子的吗?”


“你已经是个死人了,贞德小姐(重音)”


“还是抓紧时间归票吧。”


18


“我的话,有点怀疑莫德雷德……”


“父、父王?!”


“确实,今晚表现有点不同寻常呢。”伊斯塔也若有所思。


“竟然不是我吗。”


“哼,下一局就是你。”


“父王?您……你为何怀疑我呢?”


“哈哈哈哈哈哈,平民的游戏真是让本王好笑。”吉尔伽美什用惯常所有的语气说道,“本王早已看穿了一切。”


“等等说到看穿……英雄王你没有用千里眼吧?”


“哼。”吉尔伽美什回答御主。


19


经过一番讨论,莫德雷德和阿尔托利亚因为“今晚的表现不同寻常”而被锁定了。


“哼,那么如果我说我是狼,你们就会信吗。”莫德雷德好像已经从刚刚的失控当中脱离出来,“现在村民人数并不占优,希望你们慎重。”


“我是平民。”骑士王平静地说,“王是不会撒谎的。”


“……这样太狡猾了哦saber,游戏里不允许使用技能以及用自己的身份作保或者发誓。”


“好吧,我向刚刚的发言道歉。”


20


最后莫德雷德被票出了。


大家终于知道了她后来放弃辩解的理由。


“我是猎人,”她平静地把自己的牌翻了过来,“我要带走父王。”


21


……游戏继续。


第四天晚上死的是罗宾汉。


一个不能再发表遗言的死者。


“游戏还没有结束吗?”恩奇都问。


“还没有哦。”玛修回答。


22


“哼,马上就结束了。”伊斯塔说。


“我是预言家,分别验过archer、金皮卡、saber和恩奇都,最后一个是狼。”女神说着,倨傲地抬了抬下巴,“把这个家伙票出去就结束了。”


23


“我发现我犯下了一些失误。”恩奇都平静地说,“现在游戏还没有结束,说明只剩一只狼了。”


“我才是预言家。”


“因为不懂查验的最优顺序,所以我是从master开始,顺时针依次查起。结果上帝告诉我,master是这个,”他比了一个狼人的手势。


“为此,我专门向上帝求证过,狼人能不能自杀,而上帝告诉我可以。


“也就是说,我从第二轮起验的分别是ruler贞德、天草四郎和avenger岩窟王,天草也是狼人,另外两位是村民。”


“我不知道为什么伊斯塔竟然会说自己也是预言家,预言家应该只有一个的吧……?”


“哼,冒名顶替也是一种谋取胜利的手段。”吉尔伽美什冷笑着说,“吾友啊,对人性的认知上,你还是差了点。”


24


卫宫没有说话。


“喂,archer,事实还不清楚吗!”伊斯塔生气地说,“还剩四人而游戏没有结束,说明狼只剩一只匹了吧!。天草四郎胡说八道导致贞德alter带走了基督山伯爵,莫德雷德是猎人saber是村民,死去的狼人只能是两位ruler和御主或者伯爵中的一个了啊!”


“你连我的话都不信吗?”


25


“可是……这么说的话不合理。”卫宫认真地说,“如果天草四郎和岩窟王都是狼,为什么天草会说那句话呢,他应该清楚alter小姐是女巫,按她的性格很可能因为这样的指证而毒杀avenger,那么他保持沉默的情况下,对方存活的可能性显然更大。如果master是狼,那不就是像lancer所说的那样吗。他向上帝求证的时候,我们都看到了。”


“……恩奇都确实问过我这个问题。”玛修尽量平静地说,“他问我狼人能否自杀。”


“那么最合理的推测,应该是master和ruler天草是狼,而ruler小姐不是,她应该不会杀自己和恋人。


“第二轮的时候,saber首先跟票了天草,第三轮的时候,你和saber又首先把矛头指向了莫德雷德,而她其实是好人。


“我思考了一下,其实预言家是狼人最容易模仿的身份,因为他们天然知道队友身份,从而做出想做的一切对队友的伪证和让村民信服的证明。


“你的说法有问题。”


26


“那么我刚刚考虑失误!”伊斯塔飞快地说到,“御主天草和岩窟王都是狼人,最后一匹狼是恩奇都!他才是模仿预言家的那个!”


聪明任性态度傲娇的自家大小姐和看起来单纯天真的别人家(删除)女(删除)朋友哪个更值得信赖呢?


“……投票吧。”卫宫说。


27


伊斯塔获得了三票。


“游戏结束了。”恩奇都说,“老实说,看到天草四郎拉岩窟王下水的时候,我可是吓了一跳呢。”


28


“什么!你……你是狼吗?!”


“你的表情怎么看也不是吓了一跳的样子吧,”藤丸立香说,“没想到说着带你赢,结果却是你带着我们三个赢了呢……ruler太胡来了。”


“所以岩窟王真的是狼吗?”


“当然了,”贞德alter不满地说,“我一直在很认真地玩游戏啊!第一轮为了保证不误杀,我特意投了那个女人!而那家伙,他就是会说这种话的人啊。”


“所以,狼是御主,岩窟王,天草四郎和恩奇都。女巫是贞德alter,丘比特是卫宫先生,预言家是伊斯塔小姐,猎人是莫德雷德。剩下四人都是平民。”玛修总结到。


29


心情复杂的莫德雷德表示自己要去厨房拿点夜宵冷静冷静,亚瑟王也追了出去。


30


“你们两位的情侣实在太明显了。”天草四郎愉快地说到,“alter小姐第一天晚上之后的表情就十分精彩。”


“光这个表情就值得回本了哟,对吧爱德蒙先生。”


虽然岩窟王也这么想,但是听到ruler的称呼最终没有答话。


“话说你们两个玩游戏的时候就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吧……”


31


“吉尔你是什么时候看出来的呢?”


“哼,这种事情不是显而易见的吗,”英雄王说,“第三局真是精彩……那个archer最后的选择更加精彩,吾友啊,有你在的时候,这个世界总是不那么无聊。”


“讨得王的欢喜也是我被创造出来的功能之一吧?”


“本王早就说过了,你是本王唯一的友人……”


两个人就这么起身走掉了。


32


“他们两个一直就这么……”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副墨镜戴上的御主想了想,终于说到,“……ky吗?”


“那不然呢,”伊斯塔恨恨地说,“那个家伙可是站在全盛时期的吉尔伽美什身旁的人,虽然看起来一副天然的样子,其实也非常让人讨厌就是了。”


“那个……”


“闭嘴吧,卫宫士郎。”


33


伽勒底的狼人游戏之后慢慢有了更多的强制规则。


比如禁止千里眼出席。


禁止诸葛孔明出席。


禁止秀恩爱和以胜负为赌注调情。


鉴于露露不累卡太多,增设暴民这一职业,增加屠边规则。


34


这之后起码一星期,某个红色弓兵一直就被叫做卫宫士郎了。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闭嘴,卫宫士郎”都是全伽勒底的新调侃方式。


要想重新成为archer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呢,卫宫先生。



记一次突如其来的狼人杀02

魔王无需论是非:

本轮和上轮的人选和抽签其实都是 @僵尸心窍 和我一起确定的,尤其这一轮有不少梗也是。上次忘了艾特这次先补上_(:зゝ∠)_


但是这个人说她不写,这就是坏文明了,希望大家鞭打她(。)


照例有双贞德与伯爵天草,凯尔特系枪师徒与印度兄弟出现,依旧OOC和EG向


双master 的设定也是因为僵尸大大说,比起我开始想象的两个迦勒底同时进行历史总是那么相似的狼人杀,更想看双咕哒互动。


咕哒子的名字取了藤丸立夏,也就是发音与咕哒君完全相同,只是中文上给予区分。


以上ok的话


 






1


由于乌鲁克组和亚瑟父子的退出,需要新的成员加入。


卫宫本来很想去追伊斯塔,但是被对方狠狠吐槽了一通,并且勒令不能跟上。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有红色弓兵在场的时候,女神的人格占了完全的上峰呢……”


“我觉得只是凛想借机骂这个家伙一顿罢了。”


2


路过的斯卡哈对这个游戏也表现出了相当的兴趣,并表示“包在我身上了吧!”然后离开了。


3


随后两位印度史诗中的大英雄也被邀请了。


前者几乎从来没有拒绝或御主的任何请求,后者大概是因为听到了“杀”和“对决”这样的关键词吧。


4


为什么能路过这么多英灵呢?


当然是因为桌游室就在厨房附近,地理位置极其便利呀。


5


“师匠的人缘原来这么好啊……”藤丸立香说。


“怎么想也就是凯尔特那一系的了吧。”立夏回应着。


几分钟之后影之国的女王左拖右拽地回来了。


不仅都是凯尔特,而且都是库丘林。


6


天草四郎的下场要求被拒绝了。


“这不就是个现成的神父吗,还是位ruler。”岩窟王突然开口道,“想必十分适合当上帝的代言人吧。”


全票通过。


搞事情的人就不应该跟新手一起玩游戏。


7


重新抽签拿到牌之后,新的一局正式开始了。


“夜幕降临了这座小村庄,在所有人都沉沉睡去之后,背负诅咒的可怜兽人睁开了双眼。”


“……能说人话吗上帝。”


“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8


“他们在死寂的村庄里游弋,寻找着猎食的对象……现在他们路过了avenger的房屋……他们走过去了。”


“——某种不同寻常的气味吸引了他们,四个狼人忽然间都抬起了头,默契地朝着某一个方向无声地集中……”


“当这场残忍又悲伤的酷刑结束之后不久,预言家忽然起身。他心有所感,对着月光开始祷告……他看到了一个村民的身影。”


“我真是快受不了了,”alter小姐的极度不耐烦的声音突然传来,“master,能不能给他一个令咒。”


“天草先生,”少女温柔又坚决的声音终于响起,“我觉得贞德alter的提议十分有建设性。”


接下来的流程终于恢复了正常。


9


第二天是平安夜。


“真是的,为什么我就没有这样的运气……”立香在一旁抱怨。


10


鉴于没有人自爆身份,只能进入了归票环节。


迦尔纳以大票数被票出。


“可是,我不明白……”


“你的表情真是太好懂了啊。”连贞德都忍不住吐槽了,“迦尔纳先生与其说是忠义无双,倒不如说是耿直无双呢。”


11


第二天的夜晚又来到了。


在说完狼人请杀人之后,有一段稍微过长的时间上帝没有再说话。


然后少年愉悦的、清亮的嗓音再次传出:“如果举棋不定的话,不如杀了avenger如何?”


“……喂!”岩窟王低低的声音响起。


12


“天亮了。”神父神色如常地说,但他的双手交叠着垫在下巴下,眉梢上挑,显示出一种克制后的平静。


“村庄里最富庶的公爵先生被发现死在他的家中。啊啊,可怜的爱德蒙,狼人的利齿刺穿了他的喉咙,他连惨叫都没有能够发出,就这样在无人知道的时刻静静死去了。”


“愿上帝保佑他。”


13


“……这也行?”目睹全程的藤丸立香惊呆了。


“……还是来归票吧,”立夏抹了一把脸,“ruler先生,下不为例——好吧我觉得也没有例让你违了。”


“哎呀,不过是游戏嘛。”天草四郎笑着说。


14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龙之魔女放肆地笑了,“你们以为这个家伙不上场就不会出乱子了吗?实在是天真!看看他想方设法干扰游戏的样子,ruler,哈!”


“如果不能推理出狼人,不如杀了我吧,反正我也没什么用了。”阿周那突然幽幽地说。


15


事实上在迦尔纳被票死之后,阿周那就感觉自己的目标已经失去了。


“连在游戏桌上,都不能有我们二人的正面对决吗……”


他的全身都散发出一股我这猎人反正没用了不如票死我让我随便带走一个吧的颓唐的好人的气息。


16


结果笑得最开心的黑贞小姐被村民残忍地杀掉了。


“这样的笑声,也算是暴民的一种了吧,”立夏慢条斯理地总结,“卫宫士郎,就算她不是狼,你也没必要再说什么了,反正我们人还多。”


“我说立夏……你这样真的很像幕后boss啊。”


17


刚才卫宫又一次试图展开分析,结果被alter恨恨地用七个字堵住了下文。


“闭嘴吧卫宫士郎。”


库丘林(lancer)和库丘林(caster)都在一旁大笑起来。


18


由于黑贞没有留下遗言,第三天晚上继续。


或许是因为针(tiao)对(qing)的对象也已经不在场,神父的效率变高了很多。


“caster库丘林先生死了。”他平静地宣布。


19


“我是预言家。”lancer库丘林开口说道,“师父是好人,master是狼。”


“不,我才是预言家。”藤丸立夏稳稳地开口,“我验过迦尔纳,因为他是狼所以第一轮归票到他身上;第二轮验了阿周那,他确实是好人。”


“这真是不明智啊。”斯卡哈突然开口,“我是那个……对,女巫,第一轮我这愚蠢的弟子被杀了,于是我救了他——听说你们上一局有狼人开场自杀了?不过我觉得这不是我这个弟子能够干得出来的事情。”


20


这个说法被通过了。且不论智商,如果游戏里面都要自杀,库丘林的心理承受能力也太强悍了。


“那么,村民们经过讨论,终于把少女送上了绞架——这样的选择是否正确呢?这样互相残杀的惨剧,又要持续到何时呢?”


“夜幕再一次降临了。”


21


“第四个白天降临的时候,村民们发现了三具尸体。”少年神父做了个祷告的手势,“斯卡哈小姐横死家中,而不远处的房屋里,发现了ar……卫宫士郎和lancer库丘林的尸体。”


“你们真是够了……”卫宫无奈地说。


“也就是说,这里面有一对情侣,”罗宾汉若有所思,“我本来以为会连master和玛修小姐呢。”


“情侣应该是我的弟子和那位卫宫士郎,”斯卡哈说,“我是女巫,得知今晚将要被杀死的时候毒死了他。”


“真是干脆呢……”贞德赞赏道,“您的风格真是让人敬佩。”


22


“我是丘比特,”片刻之后玛修开口说,“对不起,我连上两位只是因为刚好指起来特别方便……”


确实,少女的位置与二人呈三角形。


“……喂,小姑娘,”这回库丘林也无奈了,“我们应该都说过吧,别把我们放一起。”


“对不起。”玛修认真地说。


23


“那么剩余人员是我,玛修小姐,阿周那和贞德小姐。”罗宾汉很靠谱地总结到,“唉唉,真是麻烦啊……怎么又是这种情况。”


“也就是说,狼人只剩一个了呀,千万要谨慎。”法兰西的圣女微笑着说。


阿周那还是没有参与发言。


24


“如果情报正确的话,迦尔纳先生与master一定就是狼了。第三轮的时候斯卡哈小姐被杀而预言家平安无事,而且预言家与人是情侣——也就是说,情侣是狼了吧。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第二轮的时候狼人会起内讧,一定是因为卫宫想要阻止其他几位继续杀掉库丘林。”


“您真是厉害啊。”贞德说。


“唉,这种麻烦的事情实在是不大适合我,”罗宾汉伸了个懒腰,“只是上一轮多少心有不甘吧。”


25


“那么,我比较怀疑贞德小姐。”玛修说。


“阿拉,真是巧呢,”贞德笑着说,“我也恰巧怀疑您。


“要说理由的话,大概就是丘比特应该是另一个我吧。


“她表现得很明显哦?”


……哪里明显了啊!


26


“总之,我认为我的推理没错。这是从主那里得到的启示——丘比特不是你。”


“那个女人明明是跟我们一样的直觉流吧……”库丘林(lancer)在旁边小声地说,“再说了,都说是启示了还算哪门子的推理啊。”


27


“我觉得有道理。”罗宾汉突然说。


28


“如果贞德alter是真正的丘比特,那么一切才好解释了:上一局她被卫宫给连了起来,这一局如果拿到丘比特,一定会报复——所以把他最不想一队的人连在了一起。所以卫宫才会想替她开脱,因为如果作为好人的丘比特死了,她很可能会说出自己曾经把哪两个连在一起,这样的话,卫宫就会被自己的狼队友迅速解决的。”


29


“这个逻辑也有问题。”阿周那说,“卫宫怎么会知道她是丘比特,从而替她开脱?”


30


“所以说,这种事只有那个孩子才能做出来嘛,”贞德宽宏大量地笑着,完全不顾背后的alter在听到这个称呼之后暴怒的样子,“这不就是最明显的证据吗?”


“啊啊,其实要是我在场的话,也一定会有这样的趣味哦?”天草四郎说。


“麻烦您闭嘴哦,言峰士郎。”


“……”


“我们继续吧,两位archer。”


“……您刚刚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称呼啊?”卫宫颤抖着问。


31


“如果在我们在场的人以及alter小姐当中选一个丘比特,确实只有alter小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罗宾汉继续说,“我这样的人,肯定是会射中master和玛修啦,毕竟两个可爱的女孩子成为恋人会更符合我的审美观。


“阿周那是猎人几乎已经可以肯定了,如果是贞德小姐,应该还是会跟上一轮一样——玛修你的话,平时那么乖,怎么可能仅仅因为顺手就连上了两个关系不好的英灵呢?”


32


归票结果是玛修获得了三票。


“啊啊,本轮的获胜者是村民呢,恭喜恭喜。”天草四郎啪啪地鼓掌,“迦尔纳御主玛修与卫宫是狼,预言家是lancer库丘林,女巫是斯卡哈小姐,猎人是archer阿周那,丘比特是alter桑。贞德岩窟王罗宾汉和caster库丘林是平民哦。”


“玛修也已经超厉害了!”两位御主都凑上前来说到,“要不是这一次的丘比特也太恶趣味——”


“喂,我听到了,master!”


33


“我说师父,如果第一轮的时候被杀的是我,你会救吗。”库丘林(caster)问。


“不会。”(一秒)


“……?!”


“你的话,比那个家伙聪明一点啦,说不定就骗人呢。”


“喂师父……”lancer库丘林忍不住说到。


34


“我仿佛觉得我们上场并没有什么作用。”立香说。


“居然搞自杀什么的,连第一局都活不过的人请闭嘴吧。”


“……”


“我说master,”卫宫真诚地说道,“我们能不玩这个梗了吗?”


 




其实女巫在用掉解药之后不会被上帝告知死的是谁,但是框架写完了懒得改了,请大家当做是搞事boy天草的锅好了【ntm


如果大家喜欢,欢迎对出场人物提建议,可能还有下期和下下期,我是说在我写完论文之后【


附送一张可能带有剧透含义的耿直boy